2008—2009年的中国甲醇产业-柴静新闻调查
点击关闭

一个需求-2008—2009年的中国甲醇产业-柴静新闻调查

  • 时间:

携号转网试运行

在空頭的眼裡,2014—2015年的甲醇產業,是一個產能過剩(5000萬噸產能),開工不足(開工率低於60%),下游需求淡旺季明顯(冬弱,春起,夏平,秋瘋)的產業。

那真的是一個產業的冬天,這個三伏天,對於整個甲醇產業鏈來講,異常冷!

下午一點半,甲醇MA1601合約,已跌穿現貨1800元/噸的價格。14:02,黃浦江上長鳴的汽笛,奏響了空頭總攻的號角,甲醇跌停於1731元/噸。大巴車上,雨水敲打着玻璃,與車內突然的安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這個價格,意味着西北現貨售價要低於1200元/噸,將跌穿所有廠家的生產成本。

物極必反,如果非要逼到產業出清,那麼產業一定會報復性反彈。

而就目前的市場結構來看,這一輪的虧損周期,可能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長。

在需求問題既定無法扭轉的條件下,不通過減少供應來調節市場結構,甲醇是無法擺脫目前的困境的。這兩個月以來,我們看到了創紀錄的庫存,看到了低價的外盤,看到了形形色色人……

歷史正在重演相信經歷過2008—2009年、2014—2015年甲醇市場的老人們,都不會對當下的甲醇市場陌生,因為自2018年10月15日開始,一場大幅的下滑,正在重演。每一輪,下跌的理由可能有所不同,但行情的走勢,卻總是那麼相似。

後來的事實證明,大家當天的擔心不是空穴來風,2015年12月9日,甲醇期貨MA1605合約創造了截至目前的最低價格:1590元/噸。

2008—2019年,11年過去了,產能擴了一倍又一倍,產量也擴了一倍又一倍,中國甲醇還是沒能摘下產能過剩、開工不足的帽子,但每年都要很無奈地進口16%,為何過剩產業還得這麼多的進口,這個問題也沒有人給筆者解釋。只知道甲醇價格一旦下滑,就會有人跟筆者講,過剩產能,不應該有利潤……

2015年11月23日,上海,大雨。

過剩產業,沒有盈利的權力這是一輪起始於2013年12月15日的大下滑,那一天,還是一手50噸大合約的甲醇ME1401漲停於3595元/噸的期貨歷史最高價。不到兩年的時間,甲醇現貨自最高峰下滑了60%,期貨下滑了51.8%。

但在空頭的眼裡,過剩的產業,沒有盈利的權利。筆者雖然沒有搞懂他們是如何取得判定一個產業是不是該盈利的權利的,但往往市場的判斷真的是正確的,他們認為甲醇不應該有利潤,於是甲醇就期現同步開啟了下滑的步伐,直至跌穿的所有廠家的生產成本。

歷史正在重演,但這一輪的破壞性,是歷史同期最厲害的一次。2008—2009年的中國甲醇產業,還只是一個年產銷千萬噸的小產業。在2014—2015年時,甲醇的主要原料煤炭的期貨盤麵價格僅有290—300元/噸,期現貨價格雖然很低,但打穿成本時間較短。而當下,眾多的甲醇廠,正在承擔著歷史上最嚴重的虧損時段。截至目前,華東地區的甲醇企業,虧損普遍在300—500元/噸,華北和華中的企業,虧損普遍在200元/噸,西北企業虧損也在100元/噸以上,氣頭企業虧損在200元/噸以上。

甲醛佔據了全國甲醇40%的需求,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大下游,二甲醚則因為摻混液化氣被認定為「以次充好」登上央視315晚會,自此一蹶不振。國內還沒有那麼多投產的甲醇制烯烴裝置。那時的甲醇價格,會呈現一個很明顯的淡旺季,「金九銀十」往往是創造供需兩旺、價格高點的時段。

過剩如何破局?今年,有着太多的意外。響水意外爆炸了,減少了蘇北的需求;河南意外的爆炸了,減少了河南的需求;連雲港(601008)意外地停了,又減少了港口烯烴的需求。唯獨供應沒有出什麼較大的意外,那麼按照目前的需求減量來計算,需要國內甲醇裝置整體開工意外下降10%—15%,而且要堅持兩個月,才能實現供需平衡,行情扭轉。

今日关键词:中国橄榄球进奥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