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在中国完整传播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瞿秋白-印江新闻
点击关闭

中国理论-第一个在中国完整传播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的瞿秋白-印江新闻

  • 时间:

红黄蓝发布财报

這裏的理論教育,推動了馬克思列寧主義與中國革命實踐結合的探索,也教育與激勵着一代代革命青年。

來到上海大學的瞿秋白,發表了《現代中國所當有的「上海大學」》,概括了近百年來中國向西方文明學習的態度和順序,是「由浮泛的表面的軍事技術之改進,而不得不求此技術之根源於自然科學數理科學;由模仿的急功近利的政治制度之改變,而不得不求此種制度之原理于社會科學。」

轟鳴的列車行駛在中華的大地上,瞿秋白卻被告知,即將經過的天津到哈爾濱的鐵路,已經被劃分為三國的領地。可是眼前,分明是山水相接的中國版圖。

又如,在講解規律的時候,他用「米不會長在松樹上」,來解釋萬事萬物有自身的規律;用「刻舟求劍」,來解釋「世界處於不斷運動變化之中」。

把馬克思主義帶到中國,去開闢一條光明的路!

我們稱呼他們為:追光者。他們追逐的馬克思主義真理之光,穿過了舊中國的陰霾,正在一代代共產黨人的呵護下,飛向時代前沿,點亮新時代的光榮夢想。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曾深刻指出的,「馬克思給我們留下的最有價值、最具影響力的精神財富,就是以他名字命名的科學理論——馬克思主義。這一理論猶如壯麗的日出,照亮了人類探索歷史規律和尋求自身解放的道路」。

而哈爾濱有布爾什維克,有孟什維克,還有懦夫的白匪。滿洲里和赤塔正進行着激烈的戰事。瞿秋白不得不承認,而今的中國,確是到了不得不開闢新出路的時候。

1923年1月,他回來了。二、一座無聲摧毀帝國主義的學校

其中,更以瞿秋白的《社會學概論》為馬克思主義的傳播典範。

這本結合了中國特色的馬克思主義理論講義,為上海大學的學生們提供了當時最新、最全的馬克思主義理論知識。

這座學校的思想,像無聲的炸彈,摧毀了無法計數的軍閥與帝國主義者的深溝高壘。

1923年,從莫斯科回來的他,眼見革命火種正在中國大地上蔓延燃燒,但革命的群眾似乎並不真正懂得他們想要的是什麼。

而這一切的前提,是有更多進步的青年、更多大眾,懂得革命的意義。於是,1924年,他應李大釗邀請,來到上海大學,向學生們講授馬克思主義。

在這裏,蘇俄外交人民委員會給瞿秋白提供了許多方便。他可以搜集材料,可以訪問黨政要人,可以參觀工廠、機關和學校。在這裏,他見識了一個嶄新的社會主義國家的真實面貌。

這座學校,第一個成立了以系統傳播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教學任務的社會學系。

「犬耕」,意味着沒有牛來耕地,只好讓不擅長的犬來代替。在瞿秋白眼中,五四運動后的中國,不論是變革還是革命,都正是缺「牛」的時候。他雖不擅長政治,卻也想作為「犬」幫着「耕一耕地」。

在此之前,國內的馬克思主義大多從日本傳入,側重於唯物史觀的內容,而對辯證法少有涉及。瞿秋白的講義,從「一塊整鋼」的概念,介紹了唯物論與辯證法,系統全面的介紹了辯證唯物主義。

瞿秋白已經迫不及待,要在這裏找到新的出路。

馬克思說,我就是普羅米修斯!

革命后的俄國有使人們覺醒的真理,有使中國從黑暗通向光明的火種。因此,「有志於救國救民的覺悟青年,應當到那裡學到真理,把它播散給中國的勞苦大眾;取得火種,把它點燃在中國的黑暗的大地。」

後來,他在《赤都心史》中詳細記載了這段經歷:初到俄羅斯時,這裏仍面臨著內亂飢餓和經濟凋敝的困厄。然而,僅僅兩年,「街上的電車已經開行得很多,也有一兩輛新造的,比不得那時零落破敗的樣子了……街上走路的穿着也整齊得好多,我心上常想,不過兩年!雖然現在俄國的大工業還很困難,而小工業已經大大恢復,農業經過旱災也有復生氣象!真有點其妙。」

而在中間奔波溝通的,是自比為「犬耕」的理論先驅者,瞿秋白。

在這部講義之中,瞿秋白以中國特色的語言,翻譯升華了布哈林的《歷史唯物主義理論》。在蘇俄,布哈林的這本書號稱「通俗馬克思主義教程」,而在瞿秋白筆下,這部通俗的教程,更多了些中國意味。

這條路,揭開了社會主義的面紗,讓國內的人們看見了一個真切的世界。

至此,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有了系統的傳播體系,而上海大學,也在此之下成為革命學說、革命理論的淵藪,在民族革命史上,劃出了一道深刻不朽的痕迹。

回望來路,我們同樣不能忘記一路用理論守護中國穩健生長的他們。

回國三天後,瞿秋白寫到,「中國真正的平民的民主主義,假使不推倒世界列強的壓迫,永無實現之日。全國平民應當積極興起,只有群眾的熱烈的奮鬥,能取得真正的民主主義。只有真正的民主主義,能保證中國民族不成亡國奴。」

一路的見聞讓瞿秋白這個曾經自謙的「犬耕者」不再迷茫的尋覓前路。赤都火熱的生活、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學習和實地考察,已經在他的心裏留下了深刻的烙印。

或許,更其妙的,是在其中發揮着作用的馬克思列寧主義。

一、一條連結赤都的光明之路這條路,打開了馬克思主義由蘇俄傳向中國的途徑。

當務之急,是研究社會科學,即馬克思主義理論。

這條路,一頭是紅光里的舊世界——赤都莫斯科;一頭是亟需理論救贖的舊中國,與苦苦尋覓「中國往何處去」的仁人志士。

何為「有定」?《大學》中說,「知止而後有定。」意為「有明確的目標,意向才能堅定。」「有定」指「意志堅定」,瞿秋白將它引申為「意志受到束縛」,用以解釋「意識受到束縛的學說」,即「決定論」。

他們將信仰的星星之火,燃成銳利的理論武器,燎原舊世界,催生新中國。

正如他後來在《新俄國遊記》中所寫,「我要求改變環境,去發展個性,求一個『中國問題』的相當解決,略盡一分引導中國社會新生路的責任。我所以決定到俄國去走一走,我總想為大家辟一條光明的路,我願去,我不得不去。」

在20世紀上葉的中國,也有這樣一群普羅米修斯:他們將馬克思主義的光亮帶到黑暗不知方向的東方古國,用理論照亮新中國的前路;

在他的改革與創新之下,社會學系成立了,上海大學,成了第一個系統傳播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學校。這在當時,開社會風氣之先。

帶着沉重的心情,前行的列車穿過貝加爾湖、越過烏拉爾山。顛簸輾轉,他們一行人,終於在1921年1月25日,抵達大雪紛飛的莫斯科。

於是,為了這一條光明的路,1920年,21歲的他應《晨報》與《時事新報》的聘請,以赴俄特約記者的身份,踏上了北上的火車。

例如,在講解「決定論與非決定論」時,瞿秋白創造性地把它的內涵與中國哲學的「有定」結合。

原標題: 學習故事丨瞿秋白:為馬克思主義來中國,辟一條光明的路

今天致敬的追光者,是第一個在中國完整傳播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的瞿秋白。

【編者按】希臘神話說,普羅米修斯盜天火照亮塵世。

而這一切的功勞,瞿秋白可佔大半。

今日关键词:少年的你票房15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