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分11选5平台-公明新闻
点击关闭

南方日報-祈愿再与南方日报发生无数个「第一次」-公明新闻

  • 时间:

趣步涉嫌非法集资

暑退秋至,金風送爽。祈願再與南方日報發生無數個「第一次」,與南方報人同成長、同進步、同喜憂,一起邁向打造百年大報新征程。

第一次給南方日報投稿。來香港工作後,我有幸認識了國學大師饒宗頤、攝影大師陳復禮和音樂家費明儀等一批文化名人,他們年事已高,先後在幾年時間裏離世而去,令人扼腕嘆息。我把與他們交往的難忘經歷先後寫成回憶文章,投往內地發表時,南方報業自然成為了我的第一選擇。其中《憶饒公》發表在南方日報海風版,《用生命詮釋藝術——懷念費明儀老師》發表在南方都市報人物版,《我景慕的攝影家》發表在南方+。得知南方報業正在打造南方+客戶端,是在香港與前來訪問的時任社長莫高義交流的時候,而指導我從手機上下載南方+客戶端的是新一任社長劉紅兵,從此我能隨時隨地地了解廣東新聞、關注南方報業。前不久獲悉,經過幾年的發展,南方+客戶端已建成集APP、手機站、小程序、數字報、兩微於一體的移動媒體矩陣,覆蓋5600萬下載用戶,傳播力連續三年穩居全國省級黨報客戶端首位。對此,作為曾經的南方報人,我尤感驕傲。

第一次走進南方傳媒大廈成為「南方報人」。兼任南方報業集團黨委書記(後又兼董事長),我毫無思想準備。2012年5月上旬,我第一次走進南方傳媒大廈A座22層的辦公室。自此,幾乎每周一半以上時間到報社辦公,走訪老領導問計,約談新同事調研;深入子報子刊把脈,妥處經營管理風險;應對突發事件挑戰,把正新聞輿論導向。印象很深的是當年12月參加了南方日報改版十周年研討會,來自全國各地的黨報總編輯、傳媒學者等60餘人,以南方日報改版為案例,交流省級黨報的改革與發展經驗。時任社長楊興鋒介紹了南方日報10年9次改版,實現采編、廣告、發行、品牌全面提升的經驗。我為南方日報的驕人成績自豪,也有感而發:實踐永無止境、創新永無止境,要清醒看到黨報面臨的機遇與挑戰,進一步增強社會責任意識、服務大眾意識、改革創新意識和現代傳播意識,不斷增強輿論引導的針對性和實效性。

第一次接到南方日報約稿。南方日報70周年社慶約稿,我應該給報社的同事們寫點什麼?應該給歷經70年滄桑歲月、與國家同呼吸共命運的南方日報留下什麼話?此時,香港正在發生震驚世界的修例風波,暴力事件不斷,亂港行為不止,特區正面臨關乎前途命運的「生死戰」「保衞戰」。這場風波的出現是香港小氣候和國際大氣候綜合作用的結果,是香港反對派和激進勢力「逢中必反」的結果,也緣於部分媒體的不辨是非、不講原則、以偏概全,個別媒體甚至掩蓋事實、栽贓警察、煽風點火、推波助瀾。媒體影響巨大,媒體責重如山。它關乎一地乃至一國的繁榮穩定、前途命運。作為一家地處改革開放前沿、引媒體改革風氣之先的報業集團,我真誠地希望,我們的媒體在任何時候任何風浪面前都能做到:既勇立潮頭,又站穩腳跟;既情牽百姓疾苦為民鼓呼,又胸懷社會責任心憂家國;既敢於針砭時弊抑惡揚善講真話,又善於成風化人凝心聚力護大局;倡導科學、依法和具建設性的輿論監督,拒絕輕率、浮躁和脫離國情的極端主張,始終做維護法治守護安寧的穩定閥、推動改革促進發展的加速器。我堅信,與新中國同行的南方日報正是這樣一個有責任有擔當有高度有影響力的主流媒體。

第一次與南方日報記者合作。2003年,一場突如其來的非典疫情襲擊了廣東。4月9日,我接到時任總書記胡錦濤視察廣東的採訪任務,按上級要求除在新華社發通稿之外,由我和南方日報記者合作采寫一篇長篇通訊供廣東媒體採用。當晚見到了合作者、南方日報記者王垂林。接下來的一周多時間裏,他讓我看到了一個採訪深入、作風幹練、思路清晰的省報記者。我們分頭采寫,合作完成了長篇通訊《情系南粵萬木春——胡錦濤總書記考察廣東紀實》。通訊記錄了在廣東抗擊非典從「遭遇戰」、「主動戰」到打響「攻堅戰」的關鍵時刻,中央領導親臨疫區考察的生動過程,體現了中央領導對戰鬥在抗擊非典一線幹部群眾的殷殷關切之情。

責任編輯:glory

第一次接受南方日報記者採訪。2002年初,一個重磅消息傳來,三年前曾震驚香港金融界和企業界、轟動國際資本市場的廣東粵海公司債務重組,被《國際金融評論》評為2001年度「亞洲最佳重組交易」。我意識到這是一條「大魚」,迅速帶記者趙肖峰深入調研,經過近20天採訪,我們撰寫了長篇通訊《廣東粵海涅槃重生》和評論,新華社於3月2日向全國播發通稿。3月3日,正是全國兩會首日,南方日報在頭版頭條位置全文刊發了這篇通訊和評論,引發代表委員熱議。我恰好是第九屆全國人大代表,立即成了記者追訪的對象。南方日報兩會記者丘劍華、戴遠程和孫國英反應快速,不僅採訪了我,還迅速採訪了相關人大代表,第一時間發稿《人大代表熱評「粵海重組」 按國際慣例 從ABC做起》,讓我見識了南方日報記者的嗅覺靈敏、敬業認真。

文/楊健南方日報對我來說既陌生又熟悉,既遙遠又親近。陌生是我僅在南方報業任職短短一年時間,一些部門還未走到,很多同事未及深談;熟悉是來嶺南工作後的近20年裡,我與南方日報時有交集,工作中的許多「第一次」都與她密不可分。遙遠是離開南方報業6年之久,身處境外、工作忙碌,較少有機會再回289號大院;親近是我人在香港、心惦「南報」,一直對她默默關注、念念不忘、深深祝福……

第一次給南方日報寫專稿。2001年,新世紀激蕩新觀念,珠三角正在醞釀一場打造軟環境、爭創新優勢的大變革。當年8月,時任新華社廣東分社社長的我與記者張朝祥、楊霞進行了一次歷時1個月的調研,寫出了三篇《珠江三角洲營造投資「新」環境》系列通訊。近一萬字的稿件往哪裡發?如果按慣例發新華社通稿,地方長稿的命運往往上得了天,落不了地。我對同事說,我們改變方式,向南方日報發一組專稿吧,南方日報是全國發行量最大的地方黨報,覆蓋面廣,影響力大。他倆連說「好呀!」總社應我們的要求發了專稿,從9月5日開始,南方日報連續三天刊載完這組通訊。通訊引起較大反響,粵東粵西粵北的一些市都派出幹部赴珠三角學習取經。嘗到甜頭的分社記者寫專稿的熱情更高了。

恭喜南方日報,祝福南方報人。(作者系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副主任)

今日关键词:中国小将承认犯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