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支付机构往往并不直接将资金打给非法平台-平定新闻
点击关闭

支付公司-第三方支付机构往往并不直接将资金打给非法平台-平定新闻

  • 时间:

国考首日报名人数

千萬級罰單在支付行業較為罕見,第一財經記者從監管人士處獨家了解到,這張罰單與前述非法期貨交易電信詐騙案和雙清科技有關。

雖然央行明令禁止支付機構、銀行為非法交易場所提供支付結算服務,並禁止把支付接口出租、出售給非法交易場所使用,但這個龐大的地下洗錢「黑灰產」網絡近年來一直在日夜運轉。

數量眾多的皮包公司背後,是一個龐大的「黑灰產」。第一財經記者經過數月的調查發現,在形形色色的「四方」、「支付接口」QQ群里,活躍着一批掮客,他們為不法分子和持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機構牽線搭橋,收取資金過路費,獲取驚人暴利。

如果直接購買現號(借用現有商戶通道),價格就更貴了。由於監管趨嚴,一些支付企業現號價格已經漲到3.5萬元/個。支付企業賣現號有時會瞞着商戶。

業內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近年隨着行業巨頭壟斷加劇、政策監管持續加強,一些中小支付公司生存空間受到擠壓,為了牟取暴利,不惜鋌而走險,甚至參与到犯罪活動的業務鏈條中。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互聯網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劉曉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侵害個人信息會構成犯罪,近年電信詐騙頻發,不法分子販賣個人信息,從事更加嚴重的違法犯罪活動,形成『黑灰產』產業鏈。」

而一些支付企業之所以對賭博、詐騙、非法金融交易甚至色情趨之若鶩,也是因為灰色收入遠遠高於違規成本。

她認為,侵害個人信息有匿名化、隱蔽化的特點,而且單獨立罪量刑並不高,但犯罪分子獲得的利益巨大,因此屢禁不止。

狡兔三窟記者在調查中還了解到,在公安部門眼中,打擊支付業「黑灰產」經常會面臨比較棘手的案情。

第三方支付史上最大罰單7月12日,人民銀行開出了第三方支付行業史上最高金額的罰單。環迅支付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被實施警告,沒收違法所得968萬元,並處罰款4971萬元,合計5939萬元。

記者經過調查了解到,雙清科技沒有真實的辦公地點,僅是一家空殼公司。但在2018年8月一個月內,這家公司卻發生了大量的資金交易,並且資金沒有進入公司賬戶,而是打入了環迅支付所稱的「商戶指定賬戶」。

李敏表示,「『四方』在支付行業里並不是秘密,他們掌握了客戶資源,又遊離在監管之外,因此比較強勢,甚至會敲詐有牌照的支付公司索要通道費用,一旦支付企業拒絕配合,他們就威脅要去曝光抹黑這些支付企業。」

2017年下半年以來,央行對支付行業的監管逐步加強,對如何審核商戶、如何做風控都有了清晰的要求,對違規行為更加大了打擊力度。記者從監管人士處了解到,今年央行已經要求20餘家支付機構停止新接入商戶。

人民銀行上海分行的答覆函顯示,環迅支付於2018年5月與雙清科技簽訂協議,雙清科技提供了法定代表人身份證、營業執照、開戶許可證等材料,環迅支付審核后將其納為簽約商戶,為其提供支付接口。

第一財經記者隨後聯繫到身在福建的鄭某,鄭某卻表示「對此事毫不知情」。鄭某否認自己是雙清科技的員工,他告訴記者,自己之前在一個叫做愛購商城的消費返利網站上留下了個人信息,當時自己並沒有在意,沒想到被他人利用了。

他解釋稱,自己從來沒有去過易縣,也不持有雙清科技的公章等任何材料。

丟失身份證捲入詐騙案面對公安部門辦案人員,聶先生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家名稱為河北易縣雙清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雙清科技」)的企業。

根據相關銀行和支付機構的回函,受害人資金在易寶支付條線的流向得以還原,即易寶支付—上饒銀行—廣州商品清算中心(下稱「廣清所」)—個人銀行卡。最終,廣清所根據商戶深圳某公司的指令將一筆資金分散打入5名個人的銀行卡。

今年2月,中國支付清算協會發佈了七大2019年支付清算違法違規行為重點舉報事項,其中「為賭博等非法交易提供支付清算服務」位列第一,這也取代了挪用備付金,成為「斷直連」后,支付機構被央行處罰的最主要原因。

4月,浙江紹興警方趕在該犯罪團伙中6名嫌疑人飛往柬埔寨之前,于深圳將他們一舉抓獲,當場繳獲現金85萬美元和4萬元人民幣。

嗅到了暴利的味道,甚至一些非法交易平台也加入「四方」的隊伍。一家交易所謂「倫敦金」的外盤期貨平台內部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公司去年已經轉型成為支付公司的代理商。

同一起案件中,陳強(化名)也發現身份被盜用,不法分子以他為法定代表人設立空殼公司,在支付公司開通了接口,並將受害人資金打入分散的賬戶,由個人分頭提現。對此,陳強毫不知情,他告訴記者,將起訴支付公司,維護自身權益。

根據人民銀行《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辦法》和《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的處罰規定,支付公司違規會面臨1萬~3萬元罰款。

聶先生、鄭某的遭遇並非個案,Top500系列詐騙案中湧現出了數量眾多的空殼公司,給各地公安經偵部門查詢資金去向增加了難度。

不過,聶先生曾於2017年10月初在老家湖南丟失過身份證。就在當月,1300公里之外,雙清科技在河北省保定易縣成立,不僅從工商部門取得了營業執照,還從銀行獲得了開戶許可證。

以環迅支付為例,該公司近年來屢屢受罰。據央視報道,2016年8月,江蘇揚中警方破獲了一起木馬網絡詐騙案,抓獲犯罪嫌疑人38名,其中包括7名環迅支付員工,查獲非法接口32個,涉案金額2000多萬元。

他更沒想到的是還有許多跟他類似的人,因為身份信息泄露,被不法分子利用,用於成立皮包公司從事犯罪,幫助地下外匯期貨交易、賭博、色情等非法活動洗錢出境,並躲避公安偵查。

「大家在使用不太可靠的網站或APP時,如果需要提交各種個人信息,甚至是手持身份證照片、家庭住址時,還要多加謹慎。不少網站就是依靠出賣用戶的個人信息牟利的。用戶一旦信息泄露,有可能會遭受巨大的經濟損失。」劉曉春建議。

「當受害人查詢資金去向時,第三方支付機構就會以保護商戶商業秘密為由拒絕答覆。」王德怡稱。

「這是個電商網站,我也不知道它為什麼會不停地有不到5萬元的走賬,我不清楚它賣的是什麼。」環迅支付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按照規定,支付公司必須對商戶進行實名制管理,嚴格審核證明文件,並且監測商戶的可疑交易,一旦發現涉嫌違法犯罪活動,應立即報警。

據媒體報道,為了逃避監管,該犯罪團伙不斷變換平台名稱,先後成立過「Top500」、「第一金融」、「國泰金融」、「友邦金融」、「金邊公正交易所」等,他們聲稱受到美國全國期貨協會NFA監管,但實際上不具備任何金融業務資質。

第一財經記者經過多方調查,證實了上述資金流水所顯示的情況真實存在。這也說明,環迅支付為非法交易提供了資金通道。

「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通道是業內公開的秘密,獲利空間大,違法成本又太低,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對於商戶的違法行為是應知或明知的,但為了獲取傭金,往往會放鬆審核。」北京尋真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德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警方發現,環迅支付長期為詐騙團伙提供支付接口,同時幫助詐騙團伙洗錢並處理投訴,和詐騙團伙五五分成。

一位資深支付行業人士向記者透露,支付機構的業務人員一般都清楚背後是怎麼回事,就算不知道,後面的風控、監測環節理論上都能發現問題。

支付行業「黑灰產」冰山一角央行的巨額罰單揭開了一個龐大「黑灰產」的冰山一角。

王德怡認為,儘管沒有第三方支付牌照,但仍有許多地方清算中心為非法交易場所從事貴金屬、原油、瀝青合約交易提供資金通道,這些行為本質上是非法清算行為。

崔澈[7月12日,人民銀行開出了第三方支付行業史上最高金額的罰單,環迅支付被罰沒合計5939萬元。]

截至發稿,環迅支付、易寶支付、銀盈通以及廣清所等機構均未回應第一財經記者對相關問題的採訪。

「一些支付公司抱着僥倖心理,不去研發產品、深入細分行業,而為了一點利益去參与灰色業務,現在已經也越來越行不通了。」彭冰表示。

非法平台還需要給「四方」傭金。李敏告訴記者:「每10億元交易,『四方』就能分得2億元,這是一些小規模支付企業合規經營辛苦多少年也賺不來的,很多業務員經不住這樣的誘惑。」

由於灰色業務收入遠遠超過違法成本,部分支付企業違規現象屢禁不絕。為非法交易提供資金通道,已經成為這些支付企業被監管處罰的主要原因。

警方發現,這些境外設立的非法交易平台可以人為操控行情,嫌疑人洗劫投資者本金之後,在香港、澳門等地洗錢,將贓款換成美元偷運出境。

「營業執照這些我們都有,只要你有一個平台,能過大資金的。」一名「四方」從業人員聲稱,他能代理多家支付公司。

「如果非法平台能通過審核,說明支付公司的風控、法務人員都被買通了。」另一名支付行業人士李敏(化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一位支付行業資深人士彭冰(化名)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地下外匯交易、賭博等違法活動在支付企業開戶時,往往會偽裝成電商網站,以隱匿頻繁的、不合常理的資金進出。但是,為了做業務,一些支付公司多會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不過,記者就此詢問支付公司時,支付公司否認了與「四方」人員存在關聯的說法。

湖南的聶先生沒想到丟失一次身份證竟讓自己捲入一起特大跨境網絡詐騙案。

李敏則建議對「四方」等支付代理亂象加大打擊力度,以凈化行業生態土壤,防範洗錢和電信詐騙頻繁發生。

央行上海分行經調查認為,「環迅支付存在未對特約商戶進行有效核實、風控措施未落實到位等問題」,並且「未有效履行反洗錢義務」。

而記者了解到,愛購商城正是雙清科技在環迅支付的賬戶名,網站地址為:iloveebuy.com,目前已經無法打開。

受害人向記者提供的銀行賬戶資金流水單據顯示,上述非法期貨交易案中部分「投資人」的資金以每筆約4.9萬元(超過5萬元需要審查)的金額頻繁打入了環迅支付的備付金賬戶。同時,在非法期貨平台上,「投資人」的虛擬賬戶顯示為入金。

「目前一些非法交易網站可能同時簽約十家以上的第三方支付通道,這樣做的好處,一是當任何一家出現問題,如遇到司法調查、民事糾紛時,都有其他的備用通道;二是難以查詢資金去向,給客戶維權帶來難度。」王德怡告訴記者。

彭冰認為,支付機構也是金融機構,需要按照銀行的標準不斷提升自己的風控水平,未來,合規將成為支付公司的重要競爭力。

今年2月,山東東營警方破獲了一起總金額近億元的跨境電信詐騙案,在廣東、雲南、貴州、江西等地同時收網,一舉抓獲犯罪嫌疑人12人,串併案件近百起。

王德怡向記者介紹,第三方支付機構往往並不直接將資金打給非法平台,而是打給另一家支付公司,下家再下家,直到最後一家第三方支付,最終資金進入非法平台指定的個人或公司銀行卡,完成交易資金轉出。

當辦案人員告訴聶先生,他本人就是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還擁有50%的股權時,聶先生極為驚訝。更令他不安的是,這家公司參与了一起特大跨境網絡詐騙案,幫助非法交易活動轉移資金至少527萬元。

而在國泰金融和友邦金融兩個平台中,均有雙清科技身影出現。第一財經記者調查了解到,投資者的資金通過雙清科技在第三方支付公司環迅支付開立的支付接口進入了非法期貨交易平台。

這事背後,究竟是何人操辦,意欲何為?令人細思極恐。

隨着支付寶、財付通等巨頭市場佔有率不斷提升,各個支付機構紛紛降低費率。而2017年底「斷直連」政策要求支付機構全額上繳備付金后,中小支付機構的利潤空間進一步受壓,一些機構為謀求生存,不惜鋌而走險。

記者梳理髮現,自2016年以來,環迅支付每年都會領到央行的罰單,但是以往被罰款最多的一次也不超過200萬元。

按照環迅支付工作人員的解釋,他們沒有見過雙清科技的法定代表人聶先生,開戶均是由公司員工鄭某代辦的。

不少「四方」人員都自稱「在支付公司內部有人」。一名自稱劉某剛的「四方」人員對記者表示,他手中目前有兩個支付接口現號可供出售,「一手交錢,一手給號,保證資金安全到賬」。

史上最大罰單 揭開支付業「黑灰產」冰山一角

在雙清科技案中,記者調查發現,同一批受害人在非法交易平台的入金除了進入環迅支付,還進入了另外兩家第三方支付機構易寶支付和銀盈通。

而記者調查還發現,讓部分支付企業鋌而走險的,主要動力還是來自灰色業務帶來的驚人暴利。

雙清科技背後,一個為非法期貨交易活動轉移資金並洗錢出境的地下黑色產業鏈漸漸浮現出來。

今年7月,人民銀行開出了第三方支付行業史上最高金額的罰單,環迅支付被罰沒近6000萬元。記者從監管部門獨家了解到,環迅支付被處罰事關聶先生身份證信息迷蹤。

第一財經記者多方調查了解到,支付企業服務非法交易收取的手續費為資金流量的2%~6%。即非法平台每騙取受害人100萬元,就要分給支付公司2萬~6萬元,是支付公司正常業務費率的數十倍。

搜索關鍵詞「四方」、「支付接口」,會找到大量的QQ群,群裡布滿兜售支付接口和殼公司的信息。群成員自稱「四方」,是第三方支付公司的代理商,能夠為「JR」(金融)、「BC」(博彩)、期貨、外匯等違禁平台提供資金通道。

對於多數非法平台和詐騙團伙而言,他們更保險的做法,是同時對接多家支付企業。

記者在調查過程中了解到,一些灰色甚至違規的平台在第三方支付機構開通賬戶的費用高達8500元,而正規商戶這類開戶收費非常低,甚至是免費的。「四方」不僅能提供全套申請材料,還承諾不泄露交易平台的真實信息給受損失的投資人和警方,甚至能夠幫助處理受害人的投訴。

警方初步確定了一個100餘名成員組成的犯罪團伙,長期在老撾金三角、柬埔寨等地活動。該團伙在境外搭建非法期貨交易平台,通過微信、QQ等網絡社交工具假扮「資深老師」講課、洗腦,誘騙境內居民到其交易平台投資黃金、原油、股指期貨等。

今日关键词:北流学生操场避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