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秉德说-今日新闻视频
点击关闭

开会孩子-周秉德说-今日新闻视频

  • 时间:

NASA公开新宇航服

「他希望我們能和普通人一樣,通過自己的奮鬥闖出一片天。有時別人會想當然的以為,我是周恩來的侄女,辦事還不是』一句話』的事?但我從來都沒辦過『一句話』的事。是伯父教育我們,共產黨就應該如此,我們就應該做這樣的後代。」周秉德說。

為了不讓胞弟周恩壽因為自己的原因而享有「高官厚祿」,他也特地做過交代:職務要盡量地低,待遇要盡量地少,哪怕每個月拿出自己一半的工資補貼弟弟的家用。

周恩來平時開會、見外賓時間安排滿滿的。於是鄧穎超看到周恩來回來,便讓孩子們到車庫旁等他。周恩來看到孩子們迎出來,自然就下車跟孩子們說說話,走上幾百米路,活動下筋骨再回到後面的院子辦公,也算是短暫的「調劑」。

看似特殊的成長環境,並未給周秉德的生活帶來變化。「從小我們所受的教育就是,你是一個普通的人,絕不能有特殊思想。伯父不但在口頭上要求你,遇到具體事情他還要糾正你,讓你時刻明白自己就是一個老百姓。」

那時候周秉德和弟弟妹妹上學都是坐公交車,到了寒假要帶被子回家換洗,看到別的同學有車來接,於是妹妹便給伯母寫信:「七媽,我們放假了,請派車來接,因為有行李。」妹妹覺得理由還挺充分的。等到下午,有位叔叔騎着單車來了,把行李放在單車上拉到學校門口,再雇了輛三輪車,把孩子和行李一起接回去了。回去后鄧穎超批評了她們:「你們口氣不小,還要派車,車是給伯伯工作用的。」

周恩來與鄧穎超新中國成立后,周恩來經常通宵達旦工作,清晨五六點也不睡覺,警衛提醒該休息了,他也顧不上。「伯母就想了個辦法,讓上幼兒園的妹妹拉着伯父去公園看花,不肯去就給妹妹系個蝴蝶結,用這種方式讓他放鬆下。」周秉德說,伯父工作太辛苦了,因此伯母總是煞費苦心想些「點子」讓他輕鬆點。

情書:希望將來一同上斷頭台革命夫妻之間的恩愛,你是難以想象的。周秉德說,伯父早年在法國留學,給伯母寫了很多信,其中有一張明信片印着李卜克內西和盧森堡畫像,伯父寫道:「希望我們兩個人將來,也像他們兩個人一樣,一同上斷頭台。」這可是情書啊?你們能想象嗎?周秉德還記得第一次聽到這個故事時的驚訝。

對自己和親人近乎「苛刻」年過八旬的周秉德至今記得,周恩來對自己和親人近乎「苛刻」。「他住的西花廳的老房子都是大青磚,很潮濕,伯伯和伯母經常腿疼。有一次,秘書趁他們去外地開會時給室內修繕了一下,有裂紋的窗帘、浴缸都換掉,把硬板床也換成了軟床。伯伯回來后大發雷霆,堅決不住了。」周秉德說,周總理為此兩次主動在國務會議上做檢討。

周秉德周秉德直言,之前自己可能並不明白「特殊化」這個詞的真正含義,但在這一刻,她知道,即使是國家總理的親侄女,和最普通的戰士也是平等的,而非高人一等。

記者熊芳雨8月6日報道:「我的伯父在上海開展了很多活動,也在這裏居住過,希望能把伯父伯母生活中的點滴跟大家分享。」今年7月21日,周恩來侄女周秉德在上海圖書館作了題為「周總理家風」講座,在她看來,紅色家風是中國共產黨人在長期的革命和建設實踐中形成的家庭風尚或生活作風,應該多跟年輕人交流,把好的傳統傳承下去。

1954年周恩來到日內瓦開會,很長時間沒有回家。於是鄧穎超給他寄了一片楓葉,寫着「楓葉一片,寄上思念」,短短一句,其中飽含的情意不用多說。周恩來在日內瓦的院子里栽了花,寄給鄧穎超。周秉德說,伯母把花晾乾掛着,掛在她的卧室里。

周秉德是周恩來三弟周恩壽的大女兒,自12歲住進中南海西花廳,在周恩來身邊生活了十余年,是與周恩來關係最密切的晚輩。

「伯父也非常痛恨因為他的關係走捷徑的行為。當時從學校畢業后,我成為了一名鄉村教師,後來調到區委機關工作。伯父知道了,就嚴肅地問我,調到區委,是不是因為他的關係。」周秉德直言,這樣的對話,在他們的生活中時有發生。

今日关键词:致敬两弹一星元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