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分快3走势-和平县新闻
点击关闭

电子一个-我常常会觉得:听课对我来说:帮助并不大-和平县新闻

  • 时间:

张朝阳谈罗永浩

學習本身就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多學一個月少學一個月,並不存在本質區別。加上今年開學尤其早,利用正式開學以後的周末補課或者適當縮短暑假時間都是更為有效的彌補措施。在這段時間,鼓勵學生閱讀、寫作、鍛煉、做家務、關心疫情、親子互動,在我看來都比直播上課要好。

上午上完學校的課,下午還要上課外興趣班。興趣班要求也很多。我家老大學鋼琴,老二學古箏,他們老師要求每天都要練習,練完一支曲子后要拍一個視頻上傳給老師。我們老二是幼兒園大班,還要上「七大能力」的課,提前學習語數英的知識。在我們江浙一帶的大城市,孩子普遍是從幼兒園中班起,就開始提前進入小學狀態了。

直播授課仍舊是有一定益處的。一來,對一些自控性比較差的同學,直播課可以起到監督的作用;二來,因為採用了聯播的模式,我們也可以聽不同的老師上上課,感受不同老師的教書風格。

當天用網絡的人多,各個平台人員爆滿,網絡經常卡頓。我最害怕聽到一個喊:「媽媽,這邊網斷了。」另一個也喊:「媽媽,為什麼我舉手,老師聽不到我的聲音?」她們一定要我坐在旁邊才能集中注意力聽課。更糟糕的是,有時,老三還會出來搗亂。那天,我自己也有一個視頻會議,一天下來,感覺都要「瘋」了。

好的是,近兩周網課上下來,老師、學生磨合得越來越好,孩子們也開始慢慢習慣這種學習模式,一切逐漸變得有序和輕鬆起來。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周刊書店,購買【新冠肺炎專刊組合】

總的來說,網絡學習時代不可避免地會到來,但我想那是教育培訓機構為學習意願強烈的人準備的備選項,而不是為所有學生準備的必選項。目前這個情況下,學校能否有擔當,不被潮流裹挾,不自亂陣腳,不被「偷偷起跑」的心思牽着鼻子走,是值得我們所有人思考的問題。

但對我來說,直播課絕對弊大於利。在上直播課前,我每天都能完整學習八個小時,並沒有因為疫情導致上課時間減少而感到焦慮。做做導數大題、刷刷文綜選擇題,每天都感到非常充實。但是,上直播課以來,我常常會覺得聽課對我來說幫助並不大,反而變得焦慮起來。現在,我已經開始選擇性地聽直播課了。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實習記者 | 張佳婧  張潔瓊

更重要的是,直播授課很難保證教學質量。平常上課時,我會有不少肢體動作,同時也很注重和同學的互動。但是面對冷冰冰的屏幕,我看不到學生們的表現,更無法落實他們的學習效果。說到底,教師不是講完課就完事了,還要對自己的教育對象負責,對教育效果負責。但現在的直播授課,顯然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高三學生「直播課讓我感到焦慮」我是一名就讀於省一級學校的高三文科生。剛得知要直播上課的時候,我挺開心的。這個模式特別新穎,我聽說還有「連麥」的功能,想象着同學們踴躍發言的場面。但是一上課,我的這種幻想很快就破滅了。

其次,直播的軟件也沒有準備好,多少教師對直播一頭霧水,多少學生對網課抱着看熱鬧的心態。有時一節網課上下來,學生能刷成百上千條的彈幕,有人說老師某些地方沒講清楚,有人關注老師的聲音很奇怪,有人則熱衷於收集老師的表情包,還有人直接手機開着,表明我上線了,但實際上學生在做什麼,我們根本不知道。

]article_adlist-->

我家孩子從出生到現在,很少用電子產品,我們連電視都很少讓她們看。但這段時間,她們一天要花將近六個小時的時間,眼睛對着冰冷冷的屏幕,我害怕她們的視力因此下滑。對我來說,不管是忙到雞飛狗跳,還是其他的狼狽樣子,我都無所謂,但我真正擔心的還是她們既沒有收穫好的學習效果,又影響了視力。

這幾天下來,我發現原來數學、語文課是最簡單的,真正困難的是科學和美術。有一次,科學老師留了個作業,需要他們看完視頻后,跟着學做一隻口罩。如果沒有醫用紗布,用乾淨的棉布也可以,結果我在家裡翻了半天也沒找到。如果是在學校,老師會提供材料,親自演示給她們看,但因為是網課,就得我們家長研究完了,再去教孩子。

這段時間,做作業和小測也是個問題。我們最初是在某直播平台限時布置小測,但太多人同時登錄,頁面就會很卡。後來,我們被迫變成對着電子版的小測文件,把答案寫在紙上,再拍照上傳。但題目做着做着,不少同學也開始聊微信、刷微博,心思不在做題上了。

還有直播平台的選擇,不同老師又有不同的偏好。數學老師和英語老師用的平台不一樣,放聽力和布置作業用的平台也不一樣。各種大大小小的APP、網站,學生要不斷地註冊、申請進群,反覆找老師解決問題,一天下來,微信群的消息都是一千條起步。

在我看來,面對面課堂最重要的是老師和學生之間的互動交流,在這個情境里,學生更容易聽進去。但網課缺少了交流感,變成了單向輸出,課堂效果一定會欠缺。網課直播這種形式,把老師和學生之間的互動,轉移到了家長和孩子身上。

現在的直播授課,往往是好幾個班一起聯播,這就很容易帶來麻煩。有一次,我們的英語老師本來應該給兩個班聯播上課,但課上到一半,我們才發現另外一個班沒有聯上。我作為英語課代表,就開始反覆給老師發消息、打語音電話,我每打一次電話,老師的直播畫面就會卡頓一次。我們的英語老師年齡比較大,各種電子設備也用得不順手,她一直沒有接到我的電話,還以為是自己的PPT出現了問題。結果就是,後半節課,所有同學都在看熱鬧,無心聽課,至於那個沒聯上的班級,更是乾等了一節課。

扫码下单新冠特刊「武汉会战」]article_adlist-->

《小欢喜》剧照

藉助線上平台,我們可以盡情做各種傳統課堂上違反紀律的事,相應付出的代價就是,極大降低了學習的效率。

睡了一個假期的懶覺,調節生物鍾更是件難事。我們每天七點鐘開始早讀,要求打卡,但是有的時候我起不來,就只打個卡做做樣子。老師上早讀課的時候也不在,我們也看不到其他同學在做什麼,沒有了朗朗書聲的那種氛圍,會犯困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點擊進入專題:聚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首先,直播的硬件並沒有準備好,我們很難保證所有教師、學生都有相應的電子設備和良好的網絡。我們班總共就40多個同學,卻有十來個根本沒有自己的手機。克服困難買了手機、辦了卡、開通了微信,學生的操作還是不熟練,有時呼叫了半天,對方都不回應,說明他根本就沒在線。

图/视觉中国

初中歷史老師「直播教學並不成熟」教書18年,從沒想過自己要當主播。2月17日,我們正式開始直播上課。幾天直播下來,我深深地感受到目前直播教學的不成熟。

可以感覺到,老師們非常不適應這樣的教學模式。每次上課前,光是等待人齊,就要浪費掉好幾分鐘。老師嘗試和同學連麥時,常常會發生各種狀況,因此,為了節省時間,老師們往往不進行任何互動。

並且,對着電腦聽課非常容易走神。大部分老師直播的時候都不會露臉,他們都是對着PPT、對着作業自顧自地講,同學們就喜歡在沒有老師的群裏面吐槽,「這個知識點不是已經講過了嗎?」「怎麼講得這麼慢啊?」「老師怎麼發出了電音?」

《学区房72小时》剧照

仨娃媽媽「孩子上網課第一天,我忙得雞飛狗跳」我家有三個孩子,一個九歲,一個六歲,一個三歲,老大老二現在都在上直播課。2月10日,她們上網課第一天,我忙得雞飛狗跳。

>>>官方鏈接免費領取電子刊億月一日起電子刊開放單獨購買屈生活闊到飛了蟲-上式-肥會戰生沽閻-丸旺亞人紙質雜誌收藏-電子刊隨手翻方便的閱讀體驗-更超值口改還活引口"img-code="2048"/>]article_adlist-->

上直播課前,我特意給她們準備了兩個iPad和兩部手機,還提前借了學校的課本,但培訓機構的課件都是電子版,需要打印。我們現在在老家的村裡,出不去,打印店也不開門。我還在網上買了打印機,店家不發貨。於是老師發來的電子稿作業就只能由我幫她們手抄一遍,工作量特別大。後來,老師也考慮到了我們家長的辛苦,說只要孩子按照題目順序,把答案寫出來,再拍張照片發過去就可以了。

每個老師的上課方式也不同,有的老師會直播久一點,有的老師講課不過一兩分鐘,就要求同學們去完成作業,還有老師直接給同學們投屏播放視頻。一旦要跳轉平台、布置作業,學生們就會嘰嘰喳喳問個不停,老師的回答也會迅速被潮水般的消息淹沒。總的來說,亂成了一鍋粥。

⊙文章版權歸《三聯生活周刊》所有,歡迎轉發到朋友圈,轉載開白請聯繫後台。未經同意,嚴禁轉載至網站、APP等。

今日关键词:魔兽世界怀旧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