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对餐饮业的冲击并不局限于春节-读卖新闻中文网
点击关闭

餐饮业企业-疫情对餐饮业的冲击并不局限于春节-读卖新闻中文网

  • 时间:

联合国发蝗灾警告

2月3日,A股春節后首個交易日,西安飲食(000721,SZ)、全聚德(002186,SZ)、金陵飯店(601007,SH)等多家餐飲上市公司均呈現開盤一字跌停狀態,直觀反映了市場對疫情影響的擔憂。

餐飲企業自救「抗疫」在目前疫情之下,從訂餐者的角度來說,取消預訂的年夜飯,這是理所應當的;從消費者的角度來說,減少外出用餐,這是順理成章的;從社會管理者的角度來說,在春節假日延長的情況下,讓餐飲企業員工帶薪休假,這似乎也是無可厚非的。

恆大研究院此前發佈的《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分析與政策建議》顯示,因此次疫情影響,今年餐飲行業零售額僅在春節7天內就會有5000億元的損失。

但就是在一件件無可厚非、順理成章的事情背後,餐飲企業的生存危機越發凸顯。

一如2003年的「非典」過後,餐飲業遭遇的一輪大洗牌。此次疫情結束,新一輪洗牌形勢之嚴峻,可想而知。疫情「黑天鵝」之下,無論政府、協會、餐飲企業,亦或外賣、生活服務、生鮮電商平台,無不積極展開支援與自救。這同樣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2月2日,海底撈公告稱,考慮到疫情發展情況,為持續配合疫情防控工作,公司在中國內地門店停業的時間將會延長。

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給全國的餐飲企業帶來了一場猝不及防的生死考驗。無論是西貝董事長賈國龍「賬上資金撐不過三個月」的告急求救,還是老鄉雞董事長束從軒「保守估計至少虧5億」「賣房賣車」的硬核表態,都讓餐飲業的這個寒冬顯得異常漫長。

可以說,他們是當下餐飲業中無數「老中青」品牌的典型代表和縮影。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每經記者 陳克遠 李 卓 趙雯琪 每經編輯 李 卓

這樣的場景不是個例。「餐飲業告急」「行業龍頭也快扛不住了」等輿論屢次刷屏。往年的春節都是增收的時節,但今年顯然被突如其來的疫情潑了一盆冷水,包括海底撈(06862,HK)等多家餐飲上市公司都不得不採取閉店措施。

「我們很難,抗疫更難。」當看到很多前線戰士天天只能就着礦泉水干吃泡麵,本就已如履薄冰的他們,依然毫不猶豫選擇了捐款、捐物、做「戰地食堂」,通過採訪他們,記者看到有困難、有焦慮,但更多還是樸實的信念和實實在在展開的支援和「自救」。

他們有網絡暴紅,寧虧5億賣房賣車也要讓1.6萬員工有飯吃、有活乾的「硬核老闆」;有品牌廣為人知、歷經「非典」的「抗疫」老兵;有管理員工超9000人的新潮餐飲;也有萬千小吃快餐店中的創業老闆。

如何衝破疫情陰霾?這個寒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和4位餐飲企業創始人聊了聊:

就如甘棠明善董事長王力加所言:「當時看到很多前線戰士天天只能就着礦泉水干吃泡麵,就做了捐款的決定。我們很難,抗疫更難。」

中信建投估計,僅海底撈一家上市公司2020年營收損失就可能達50億元,歸母凈利潤將損失約5.8億元。

2月9日,今年1月15日剛剛登陸港交所、一共運營287間餐廳、同時管理41間加盟餐廳的九毛九(09922,HK),在繼1月29日公告決定至2月9日旗下所有門店暫時停業后,再次公告稱,鑒於疫情最新情況,所有門店(包括自營及特許經營門店)暫時停業的時間會進一步延長。

更為焦慮的是,疫情對餐飲業的衝擊並不局限於春節。此次疫情何時能結束目前仍沒有定論,且防控措施更強,多家餐飲公司延長門店暫停營業時間。

反彈背後,恰恰是被壓抑的消費慾望。就如貴鳳凰貴州小吃創始人陶婷婷所說:「這是失望之冬,也是希望之春。堅持下去,扛過去,活下來,迎接明天。」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回顧2003年「非典」疫情發現,疫情結束后,相關影響很快消失,行業出現迅速反彈。尤其2003年6月下旬實現「雙解除」之後,6月全國餐飲業零售額同比增長3.4%,扭轉了5月負增長的局面。

萬聯證券在研報中稱,參考「非典」時期,預計此次疫情對旅遊、餐飲、酒店、景點板塊造成的影響將持續半年以上。

多家餐飲企業延長停業時間2月4日,大年正月十一,立春。位於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區的一條美食街上,這裡有各式各樣的小吃、快餐門店,但相較於以往的人來人往,90%的餐飲商家仍處於停業狀態。而在僅有的幾家開業企業中,上座率低得可憐。「整個中午也就兩桌客人。」一家重慶串串香的收銀員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今日关键词:韩国11名军人确诊